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公有云玩家 “翻車”記

2019-11-06 09:49 物聯傳媒

導讀:無論是AWS、微軟Azure,還是阿里云,每家成功的云廠商的發展故事都可以被寫成充滿江湖豪氣的企業奮斗史。但有人歡笑有人憂愁,更多失敗的故事被埋藏,整個過程可以說是:

“蓋一座摩天大樓,邀請大家都來住,其實是很不容易的。”

但公有云做的就是這樣的事。

無論是AWS、微軟Azure,還是阿里云,每家成功的云廠商的發展故事都可以被寫成充滿江湖豪氣的企業奮斗史。但有人歡笑有人憂愁,更多失敗的故事被埋藏,整個過程可以說是: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起源:

亞馬遜AWS的成功

21世紀之初,以電子商務為核心業務的亞馬遜,為了減少因季節性大促而購買的大量IT資源在活動結束后淪為擺設,開始了一段苦思冥想。

在各種機緣、思考之后,亞馬遜決定了一條將基礎設施以服務化的形式開放出去的目標,并且甚至用到“戰略性虧損”來堅定執行這個目標。在各方面的投入之后,被稱為業界標桿的AWS云服務平臺正式上線,推出了彈性計算工具EC2、對象存儲服務S3等不少產品,在“讓云服務變得像水電一樣可用”的道路上邁出了最開始的一步。

然后AWS成功了。眾多開始還沒跟進的巨頭公司,一抬頭發現很多新興公司竟然都將IT架構轉移到了AWS之上,也都開始加碼云計算。

一石激起千層浪。公有云IaaS市場,就此成為了國內外知名企業的首選目標。當然沒有資本的小企業也是做不了這塊的,前期大量的數據中心建設成本就足夠讓人望而卻步。

結果:

最近的市場局勢

7月30日,Gartner發布了云計算行業研究報告,指出2018年全球排名前五的IaaS供應商分別為亞馬遜AWS、微軟Azure、阿里云、谷歌云、IBM。

這個排名真是沒什么懸念呢。

但值得注意的是,5位玩家2018年的市場份額總和占據了全球云計算324億美元市場規模的77%,比2017年73%的總額還有增長。

集中化、馬太效應,這樣的詞足夠形容全球IaaS市場的未來發展走向。

也就在年初的時候,全球知名調研機構IDC發布了一份全球云市場調研數據,還貼心地繪制了下面這張圖,用以展示多年來云計算市場格局變化。

從中可以發現,AWS的底盤之穩、微軟云戰略的成功、阿里巴巴的國內之光、谷歌的后知后覺卻又表現不俗,以及IBM的光輝漸退,Rackspace的默默離場。

過程:

有誰堅持做過公有云?

與聚焦成功者不同,本篇文章重點關注像IBM、Rackspace之類的作出戰略調整,或者適時退出的玩家。

01 IBM

2013年6月,老牌硬件廠商 IBM通過收購IDC公司Softlayer正式進入公有云市場。并且在轉型期間還收購了高速傳輸技術公司Aspera、數據庫公司Cloudant、云服務解決方案提供商Bluewolf等眾多云計算相關企業,可見決心之大。

開始的一段時間,IBM云全球市場份額僅次于AWS,排名第二。但由于各種原因,IBM云在IaaS基礎設施層的客戶吸引力在相對減弱,呈現出份額逐步下降的局面。

其中原因可以歸納為三個方面:

1. 硬件出身,沒有找到做底層技術設施的感覺。

針對其他登上前5排位的企業都為互聯網公司這一特點,可以對照得出硬件公司確實在做服務、運營、產品迭代速度上趕不上互聯網公司,這是基因不同導致的,但公有云產品,卻很需要像互聯網這樣的迭代速度來保障業務的可靠運行。

2. 選擇了開源的OpenStack技術研發路線,但自身理解滯后。

暫且不論OpenStack是否真的會凉,經歷云計算長期發展之后,OpenStack內部版本分支繁多且相互不兼容,跨廠商遷移升級困難。要做好開源的事,此處可以引用華為云對于使用開源的態度作為參考——源于開源、強于開源、回饋開源。若非做到這點,原本的“走捷徑”反而會變成“拖后腿”。

3. 在技術基礎不足的情況下,進場稍晚。

2013年開始做云服務,不能算晚,但也不能說早。除去AWS以外,阿里云是2009年推出,微軟是2010年正式上線Azure。硬件出身的IBM并沒有獲得提前進場打開窗口的機會。

當然,作為全球少數還在堅持云基礎設施服務的硬件出身廠商,我們無法否認IBM自身的雄厚實力,以及其一系列的剝離舊業務、整合新業務,調整定位為一家認知解決方案和云平臺公司,全面展現企業押注云計算的決心。

包括此前IBM斥巨資收購紅帽,旨在結合雙方優勢共同發力混合云市場,力圖成為該市場的領軍玩家。

02 RackSpace

Rackspace在國內的名氣不算太大,但在國外卻是實紅。

2010年,Rackspace與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合作創始了開源云平臺OpenStack,最初目的是為了對抗VMware在虛擬化方面的壟斷。沒想到后來OpenStack做的很火,包括IBM、英特爾、戴爾、思科、惠普都投入它的懷抱。

2012年,Rackspace宣布在自己的云平臺使用建立于OpenStack的技術,并開源自己的云平臺軟件Rackspace Cloud。(有趣的是,OpenStack的重要推手之一NASA在2012年放棄OpenStack,轉而采用AWS,因為后者每年可以為NASA節省100萬美元的成本。從中可以看出AWS的低價策略執行地很到位。)

但IaaS是重投入,財力有限的Rackspace在與家底優渥的AWS、微軟Azure等巨頭直接交鋒的道路上顯然不好走,堅持走下去結局不一定美好。

此后,Rackspace看到了多云時代的企業需求,將業務方向改為針對其他云服務提供商提供客戶支持,創造了名為“Fanatical Support”的托管服務模式,繼續發揮本身在云方面的各項技術能力與服務水平。

從結果看,Rackspace從2015年起就對接了微軟Azure、AWS、紅帽等眾多云服務提供商,據悉在全球擁有10個以上數據中心,管理超過10萬臺服務器,在云托管服務的市場上過的還不錯。

單獨看這2家企業,其實就能明白傳統硬件廠商、資金不足的小企業著實難以在公有云IaaS市場發光發熱。但嘗試并不是一件壞事,及時在摸索中找準轉型方向是企業運營再正常不過的事。

哪些玩家退出了云服務市場?

2015年10月,惠普宣布關閉其Helion公有云服務,表示該賽道過于擁擠。

2016年2月,美國運營商Verizon宣布將其企業云計算以及托管服務出售給IBM,是其2016年宣布退出公有云業務后的進一步動作。

2016年12月,思科宣布關閉其公有云服務,曾在2014年進入市場時表示要投入10億美元打造公有云平臺。

2017年,電信運營商AT&T宣布將數千個內部數據庫遷移到OracleCloud IaaS和PaaS,是其2015年就將數據中心托管業務賣給IBM的進一步動作。

2017年4月,VMware公司宣布將其推出四年的vCloud Air業務出售給云服務提供商OVH,退出公有云市場。

2017年12月,萬達網絡科技集團業務全停,公有云部門解散,代表著當年3月萬達網科與IBM謀劃的進軍中國公有云的合作項目告終。

2018年1月,業內爆出美團放棄公有云業務,轉為內服。2013年成立的美團云就此淡出市場。

風物長宜放眼量

可以看出,無論是硬件廠商、電信運營商、甚至是互聯網企業,真正要做公有云都不一定能一帆風順,運營幾年后關閉服務的例子不在少數。

其中原因,總是與公有云前期的大規模投資、回報周期長脫不開關系。

但筆者也并非要唱衰這些公司的嘗試。任何公司都有權利朝新的領域伸出觸角,摸清楚公司的邊界在哪。而且更多的戰略,正是從失敗的經驗中獲取來的,比如從公有云轉型到混合云、托管云的那些方式。

我們也不能看不到,依然有公司在積極堅持公有云戰略,無論是華為云,還是Ucloud、青云QingCloud,即便有時還屬于榜單中的others,但他們都從堅持中取得了不錯的成果,并且茁壯成長。

公有云這條路,不能妄想立竿見影出效果,而是應風物長宜放眼量。


11选五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