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區塊鏈+工業4.0,人類的終極風口還是終極騙局?

2019-11-01 09:18 數字化企業
關鍵詞:區塊鏈工業4.0

導讀:“機會”對于不靠譜的人來說,就是“騙局”;而“騙局”對于靠譜的人來說,就是機會。所以對你來說是機會還是騙局,這個問題的關鍵只有一個:你靠不靠譜!

工業,工業4.0,自動化,數字化,區塊鏈

圖片來自“123RF”

在一篇文章中,筆者把工業4.0分成了六重天:智能生產、智能產品、生產服務化、云工廠、生態化反、黑客帝國。

如今一年半過去了(這篇文章寫于2017.8),筆者做了很多實踐,也踩了不少坑,刷新了幾輪認知。今天打算跟大家談談,我現在理解的工業4.0。還是按照修真小說的習慣,筆者把如今理解的工業4.0劃分為三個境界:

工業4.0第一重境界:“工業制造自動化”

底層技術動力:工業機器人、工業自動化

這個好理解,就是通過上各種機器人,各種自動化設備,減少人的使用,最終實現“無人工廠”。

我記得好像是2013年那會,西門子有個叫魯斯沃的老爺子來中國演講,我恰巧聽了現場版。那會他就已經在重點忽悠“工業4.0”這個詞,不過云里霧里說了半天,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說個啥。

當時兔哥的感覺是,他其實自己也沒搞明白……

所以從2013年到2015年,圈內對工業4.0的認知基本上都是這個模糊狀態,雖然有很多解讀,但說到底就是工業自動化的各種升級版:

更多的用機器人,統一通訊接口,提高自動化水平,最多再加點時髦的人工智能,歸根到底是為了少用點人。

直到今天國內很多人對于工業4.0的理解還停留在這個水平,你看許多地方政府一搞智能制造就先砸幾十億弄個機器人產業園,然后砸錢扶持許多自動化廠商去申請國家示范單位,就是因為他們還停留在這個認知境界上。

我倒不能武斷的說這個一定是錯的,但是如果費了這么大勁搞“第四次工業革命”,最終就為了省兩個人工資錢,終歸小家子氣了點。

工業4.0第二重境界:“數據流動自動化”

底層技術動力:物聯網、工業軟件、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

這個就復雜很多,我也是讀了我師父郭朝暉先生和前工信部安筱鵬司長的多篇文章后,才認知到這個境界的存在。

我們先思考一下工業社會的發展邏輯:

工業社會的發展邏輯

工業1.0,就是機械化,把人力換成機器動力,能夠大幅提高生產效率。

但這里面有個問題,就是機器畢竟不是人,機械機構決定了它做不了太復雜的動作,所以這個效率的提升是很有限的。

這就好比你把一輛QQ換了個法拉利的發動機,動力再強車身跟不上也是白搭。

工業2.0,很多人說是電氣化,其實用“流水線”來描述更準確些。

所謂“流水線”,就是把一個生產過程分解若干個工序,每個工序的動作都很簡單。

因為動作簡單,就可以讓機器去做,這就讓電氣化能夠實現,讓機器更大范圍的取代人成為了可能。

工業3.0,規模化、自動化、信息化,其實都是為了解決工業2.0的負面影響而生的。

前面說了,工業2.0帶來分工,那么,分工之后效率就一定高嗎?

其實不對,還差一個關鍵的維度,就是“協作”。

在沒有分工的時代,整個生產都是靠一個人完成的,效率高低只取決于這個人的“工作效率”。

而有了分工之后,就必須要協作,“協作效率”就會制約整個生產系統的效率。這就像兔哥打王者榮耀,需要團戰意識,一個人水平再牛,遇到豬隊友小學生,你也沒辦法。

所以工業3.0就需要“太極生兩儀”,分成兩條線去發展,來解決工業2.0帶來的這個協作問題。

其中“自動化”,解決的是機器間的協作效率問題;而“信息化”,解決的就是人之間的協作效率問題。

整個工業3.0的進程,都是為了解決工業2.0分工之后,人類面對的協作效率問題。

也正是因為它解決了這個問題,從工業3.0開始,我們才從物資匱乏的時代進入了產能過剩的時代。這個時候,人類社會面對永恒的問題,也就從“生產不足”,變成了“需求不足”。

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工業4.0的第一重境界,工業制造自動化,其實只是工業3.0的延伸,因為它解決的還是生產不足的問題。

工業4.0,流水線生產定制化的產品。

而工業4.0從第二重境界開始,我們就要真正去解決后工業3.0的遺留問題了。

自動化提升帶來產能過剩,信息化提升消除了信息不對稱,這兩只狼都會帶來一個共同的問題——就是制造業不賺錢了。

我們今天說實體經濟難做,跑去罵金融,說“你丫憑啥不支持實體經濟”?這就跟胡同口王大爺一樣不講理——金融脫實向虛,是實體不賺錢的結果,而不是原因。你不賺錢,金融自然不投你,越不賺錢,越沒人投你,這個道理再簡單不過。

實體難做的真正原因,是跟你做同樣東西的人太多了,而且這個市場還充分透明,你說你怎么賺錢?

就算銀行追著借給你錢,風投追著投給你錢,也不過是讓你能多禍害點錢而已。這個時候,你要想賺錢,只能干一件事,就是做別人不做的東西——定制。

定制產品,獨此一家,沒有比價,競爭少,市場不透明,賺錢大大滴。但是你忘了一個問題,如果你生產的每一件東西都是定制的,那你就累死了。事實上,工業3.0的大規模生產,其實是工業永恒最佳的狀態,生產效率最高,能耗最低,次品最少——但是不賺錢。

而生產定制產品,可能每個產品都不一樣,員工沒辦法重復性、經驗性勞動,生產也很難流水線標準化。那么生產效率一定低、能耗一定高,次品一定多。

工業4.0第二重境界,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如何在流水線生產出定制化的產品,并且最大程度的降低定制帶來的負面因素。

這個靠工業制造自動化是不夠的,因為一條生產線的自動化水平越高,它的柔性化通常越低——如果全是人來生產,每次換產品給人做個培訓就行,但是如果是一條由機器構成的生產線,每次換產品你改生產線是肯定來不及的。

所以你看到服裝制造企業基本都是人工生產,機器用的很少,就是這個原因。衣服的市場,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種款式,再加點偶爾吹起來的流行風,變化太快,機器生產響應不了,只能靠人。

要想讓流水線生產出定制化的產品,除了生產單元要特殊設計外,最關鍵的就是每次換產品的時候,能夠快速的給機器“培訓”,這就是“數據流動自動化”。

這里面有兩層含義:

先是“數據流動自由化”,我們“想讓數據去哪它就去哪”。這就要靠物聯網,給數據建立起高速公路,然后再靠工業軟件給物理世界的機器建立“數字化雙胞胎”,各種信息化軟件系統,ERP、MES、PLM等等,都是這個作用。這一步叫做“Smart Manufacturing”,也就是“能夠對外部快速變化的市場,做出快速反應”的制造系統;

然后才是真正的“數據流動自動化”,數據“該去哪它就自己去哪”,這就要結合工業云計算技術、工業大數據分析技術,還要加上人工智能技術,這才構成完整的工業4.0第二境界,也就是真正的“ Intelligence?Manufacturing”,也就是智能制造的完整形態。

從工業革命開始,我們就在把人逐步變成機器,今天我們要把機器變成人。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我非常認同我師父郭朝暉先生的觀點:工業4.0和工業1.0、2.0、3.0并不是迭代的關系,而是并存的關系。

并不是所有的企業都需要搞工業4.0,也不是所有的行業都要進化到工業4.0,主要看你是否已經在面對一個“產能過剩+信息透明”的市場。如果你已經在這個市場中,那你必須往工業4.0努力,而如果你原本的市場還沒有到這個階段,你就在2.0或者3.0,甚至1.0就是最佳狀態了。

比如瑞士的鐘表店,要的就是全手工制造,屬于1.0之前,它會往4.0進化嗎?它不需要,因為它的市場不是“產能過剩+信息透明”的,進化到2.0、3.0甚至4.0反而沒人買了。

所以我們今天并不需要一窩蜂都去搞工業4.0,有些行業3.0是永恒的最佳狀態,比如說有些化工行業,產品萬年不變就那么幾種,規模化生產是最佳狀態,你往4.0走反而是瞎耽誤工夫。

我們回過頭來說,工業4.0的第二重境界是“數據流動自動化”,德國美國的大企業,西門子、GE等等基本上都是在這個層面上發力的,它們也把這個過程叫做“數字化”。

兔哥原本的認知,也就停留在這個水平上,我在做轉型工場之初,也把探索的方向主要放在了數字化工廠的解決方案上面。直到最近受到數字化研習社智者們的啟發,我才想通,原來工業4.0還有第三重境界。

工業4.0第三重境界:“經濟運行自動化”

底層技術動力:區塊鏈

工業4.0第三重境界的底層技術只有一個,就是區塊鏈。

說起來兔哥是中國第一批數字貨幣投資人,我的第一桶金也來自于比特幣。可是我也是直到最近才意識到,區塊鏈才是真正的工業4.0最核心的技術,因為它能夠帶來一個全新的時代——“經濟運行自動化”。

其實我覺得“工業4.0”(Industry 4.0)這個詞的翻譯是有些問題的,英文里“產業”和“工業”都是“Industry”,所以“Industry 4.0”更確切的翻譯應該是“產業4.0”。

只是這個概念最初是由西門子等工業服務商引入中國,被刻意翻譯成了“工業4.0”,給我們的感覺,好像“工業4.0”就是只跟工廠和制造業的數字化有關,這其實就成了“工廠4.0”了。

所以我想最好還是能夠恢復“產業4.0”的說法,它不但包含制造業,也包含互聯網、游戲、娛樂、金融……也只有全社會產業的整體數字化變革,才能真正稱之為“第四次工業革命”。

那到底什么是“產業4.0”呢?為什么它又必須是以區塊鏈為基礎的呢?

這個光從數字化技術的角度就說不明白,要深入到數字化思維的層面來討論。

我看到過一位朋友,清華大學的韓鋒老師寫過計算機的發展歷史,我想這段歷史放在數字化思維下會很貼切。

數字化思維分為三代:

① 第一代數字化思維的代表是圖靈,他創造了圖靈機,圖靈機的特點是“程序是程序,數據是數據”。它的程序是像電子管,是做死的,所以最早的計算機個頭都特別大,因為它的程序是通過硬件做死的,數據是通過一個紙帶傳進去,就是它只能輸入數據,但是不能輸入程序,每臺計算機只有一個程序,所以它只能完成一個任務,比如圖靈機就是拿來破解納粹密碼的。

② 第二代數字化思維的代表是馮·諾依曼,它把計算機做了一個重大的改革,就是做一臺通用的計算機,把程序從各種電子管硬件變成軟件,從此“程序也可以變成數據”。我們使用計算機不僅僅輸入的是數據,而且把程序也作為數據輸入進去,在計算機里統一處理。這個好處不但可以把計算機的個頭降下來,而且還可以讓一臺計算機完成各種任務,每次換任務不用再換計算機,換個程序就行了。

我們今天的計算機系統,就全部是基于這套思維產生的。有沒有覺得眼熟?

工業4.0,流水線生產定制化產品,通過數字化技術給機器生成一個“數字化雙胞胎”,然后通過數據流動自動化讓同一條流水線能夠完成各種任務,變化產品不需要再變換生產線,也是這個第二代數字化思維的結果。

③ 說到這里,第三代數字化思維毫無疑問只能是中本聰創造的區塊鏈技術。

因為區塊鏈是在思維層面根本性的突破,它不再是先輸入程序,然后輸入數據,讓程序去處理數據。而是讓“數據本身自帶程序”了,數據和程序合二為一了。

因為數據自帶了程序,它就有識別的功能,數據就可以確權,可以變成資產。這就讓傳統的“信息互聯網”能夠進化為“價值互聯網”時代。“價值互聯網”這個詞比較抽象,我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

● 物理世界:有一個蘋果,給了你,我就沒有了。

● 傳統互聯網時代:手機里有一張蘋果照片,發給了你,你手機里有了,我手機里也還有。

● 價值網絡時代:手機里有一張蘋果照片,發給了你,你手機里有了,我手機里就沒有了。

這就是區塊鏈技術讓我興奮的地方,我們今天總說“數據是資產”,其實信息互聯網時代的數據是不值錢的,因為它可以無限復制,可以無限復制的數據怎么會值錢?

換句話說,今天所有工業4.0領域巨頭所謂的“數字化雙胞胎”是個偽概念,因為你的數據是可以無限復制的,它其實是個“數字化多胞胎”,這些多胞胎并不是和物理世界一一對應的,所以它的價值是非常有限的。

只有帶程序的數據,能夠確定所有權的數據,能夠保證唯一并直接轉移的數據,能夠被信任的數據,才有價值。更進一步,自帶程序的數據還可以跟傳統的經濟合約做對照,變成“智能合約”。

其實“智能合約”,跟我們普通的電子合約是一樣的,達到某一個觸發條件,觸發某一個結果。

比如“張三每次騎小黃車,都得給共享單車公司交錢”,輸入數據是“騎小黃車”,程序處理的結果是“給共享單車公司交錢”。

這個事說起來簡單,在工業4.0第二重境界下執行起來卻很難。

首先“騎小黃車”這個數據我往哪里輸入?

小黃車可能屬于不同的公司,有摩拜,也有ofo,還可能有“兔哥租車行”等等。每家都有自己的后臺數據庫,我如果不是碰巧騎的都是一家的車,就必須得下載一堆APP,否則沒辦法自動完成合約。

然后就是,用誰家的程序處理?

摩拜可能收一塊,ofo收一塊五,兔哥租車行收兩塊,每家的程序不同,數據不可能共享,也就沒辦法統一處理,大范圍優化更是天方夜譚。有了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的共識算法,讓兔哥不必再糾結數據需要輸入哪個后臺數據庫哪個程序,而是數據本身就自帶程序,數據本身就是資產。

我只要把小黃車變成一種自帶程序的數據,騎車的時候讓小黃車自行記賬就可以了,車是屬于哪家公司的,這個數字資產自然就屬于哪家公司,它甚至不需要提走,而是在需要用到這筆錢的時候直接從小黃車上支付出去就可以了!

你別小看這一點點進步,因為這個進步會讓社會經濟的運行,跟一家工廠一樣實現自動化!比如英國,它是第一個把區塊鏈上升為國家戰略的,英國央行在推動的RScoin,已經有了經濟自動化的雛形。

它在傳統的銀行貨幣運行體系之外建立了一個全新的體系,RScoin體系下,每個個體和組織的賬戶是可以直接開在央行而不是商業銀行的,這意味著一旦出現流動性緊缺的問題,央行不必通過買進政府債券、降低商業銀行貸款利率,以及提高貨幣乘數這種傳統的方式釋放流動性,而是可以直接往缺流動性的經濟體上打錢!

像一個精準的外科手術醫生那樣,直接解決問題,避免經濟危機的產生。

當然,真實的經濟運行遠比這個復雜的多,比如一個數字經濟系統如何在映射數字化資產的同時,還能夠映射出數字化負債;人、機器和完全不同的組織如何能夠達成共識;一個底層工業區塊鏈如何能夠支撐復雜社會經濟的運行……這些都是區塊鏈技術面對的重大挑戰,也是我本人和工業區塊鏈實驗室未來需要著重探索的方向。

經濟自動化平臺基礎架構

工業區塊鏈實驗室經濟自動化平臺基礎架構

我們的舊世界觀里,數據是數據,資產是資產,程序是程序,我們完全無法理解當數據能夠自帶程序,使得數據和資產天然合為一體,這個變化對于整個世界意味著什么。

它意味著未來十年里,以區塊鏈為核心的數字經濟將向水一樣滲透到社會的各個角落,改變我們的生活,這就是真正的數字化,真正的“產業4.0”。所有的實物資產都將被數字化并且流動起來,未來的新電商不但可以買賣實物,還可以買賣它們的“數字化雙胞胎”,人類社會幾千年的經濟學和管理學將全部全部轟塌,我們將進入一個全新的紀元。

如果問有什么風口,能夠讓兔哥愿意放棄過往的一切名譽地位財富,拼了命的去追趕,那一定就是這個數字化浪潮了。

尾聲

兔哥常說,這個世界有兩種人你要離他遠點,一種是“大師”,一種是“智叟”。大師們激情澎湃的搞傳銷,每天都告訴你未來已經來了,你應該不顧一切的扎進去,趕緊買吧,過了這村沒這店了。結果是你買了,他就賺大錢了,你就是他的“未來”。

智叟們正好相反,他們每天告訴你張三是騙子、李四是忽悠,你要有常識,要識破這些人,不要被騙錢......然而他雖然能保證你不犯錯,可是也沒有告訴你怎么做時對的,因為智叟們雖然看穿了每一個騙局,但是自己也挺窮的。

所以其實一件事是不是靠譜,它是要看對誰的,同一件事對有些人是靠譜的,對有些人就是騙局。

比如區塊鏈領域,我從2012年起開始投資數字貨幣,深知這里充滿欺騙、充滿誘惑,是一個混亂的灰色地帶。像數字貨幣的“灰天使”ICO,拿個白皮書圈幾千萬,你可以說它不靠譜是騙子,但你不能否認許多參與它的人輕輕松松就賺了幾十甚至幾百倍,對這些人它就是財富機會,就是靠譜的。

區塊鏈到底靠不靠譜,大師和智叟們針對事件本身到底是“終極風口”還是“終極騙局”的爭論是毫無意義的。因為它缺少了對于哪個“人”這個維度。“機會”對于不靠譜的人來說,就是“騙局”;而“騙局”對于靠譜的人來說,就是機會。

所以區塊鏈對你來說是機會還是騙局,這個問題的關鍵只有一個:你靠不靠譜。


11选五杀号技巧